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 > 正文

2022在大理创业,我们活下来了

2023-01-22 17:24:17 来源:骑行西藏©

2022年,对我来说,是难熬却又是意义非凡的一年。


(资料图片)

这是我和tao哥一起的第十年,我们移居大理的第二年,疫情持续的第三年,一切原定的计划都被打乱,自从大学毕业后,我再次走到了人生的交叉点。

2002年,疫情造成的兵荒马乱,让我从一个七年的旅游博主,跨界成为一个音乐博主,把自己重新打回一枚萌新。

第一次,我感到自己终于触摸到了梦想,毫不犹豫地踏出了勇敢的一步。

按照马斯克的话:生活不能只是为了解决一个又一个的问题,我们需要某种东西,让我们对未来感到期待,受到鼓舞。

这一年,是我学古琴的第五年,我们在大理创立了一个线上古琴教室,一年下来,我收了40多个学生,第一次靠自己的兴趣赚到了6万+,命运似乎为我开启了一扇门。

走到今天,我花了十五年时间,算起来,这已经是我第三次创业了。

第一次是2007年,那年我考上了厦门大学,从中国最北边的新疆,坐了三十多个小时的火车来到中国最南边上学。刚进入大学,我就不安分地跟家里伸手额外要了三千块的“学费”,撺掇了两个同学一起盘下校外一间二手书店,从踩坑开始,以踩坑收尾。

我用一年时间明白一件事:一个人的力量是很有限的,要像找爱人一样去找你的合作伙伴。

这是我交的第一笔创业学费。

第二次是2014年,我舍弃了大学专业,在广州开了一间小小的闹中取静的咖啡馆。也许从一开始就没有以商业为目标就注定了它不能长久,我又用五年时间明白一件事:有些价值无法衡量,但金钱是必不可少的价值衡量。

这是我交的第二笔创业学费。

成为旅行博主是一个意外,因为我和tao哥都喜欢旅行,再加上赶上了微信公众号早期的红利,意外地给我提供了稳定的收入,支撑着我的创业梦想。2019年咖啡馆停业后,我一度陷入迷茫之中,找不到方向,古琴陪伴我度过了这几年人生低潮。

2021年我们移居到大理,原计划是认认真真地把旅行博主这个副业做成一个创业项目,但疫情迟迟得不到控制,整个旅行行业一片萧条,用tao哥的话就是:“一夜之间,整个大理变回了二十年前的样子。”我们不仅开辟不出新的财源,就连原来的收入,都受到很大影响。

打小我就喜欢音乐,tao哥也很多次建议我从事音乐方面的创业,感谢tao哥,无论我怎么折腾,他都给予我足够的支持。但是说到要把音乐做成一个事业,我却是一直都下不了这个决心,一个是真心没把握能赚钱,另外一个就是害怕把兴趣当做事业,会毁掉了自己的兴趣。

2022年,当仅有的收入来源都出现问题,我不得不正视生存这个问题了。

我第一次向tao哥提出我的idea:“我想做古琴线上教学。”

tao哥一如既往支持我去追求自己的梦想,但这次他给我提出了一些问题,让我想清楚再去做,毕竟已经为创业交了两次学费,时间上也不允许我再像刚毕业时那样任性地浪费了。

以下是tao哥给我提的几个问题:

你知道古琴圈有多卷么?

你知道谁通过线上教古琴赚到钱了?

你凭啥觉得人家要为你付费?

不得不说,tao哥提的问题还是很尖锐的。

我提出做线上古琴教学最初的想法是:我希望古琴给人的印象不再是阳春白雪,我希望做一个人人都能懂的古琴入门课程,我希望有更多的人真正感受到琴音的快乐,就像我感受到的。

这一切,都不过是我个人的想法而已,能不能实现,能不能赚到钱坚持下去,我一无所知。

说不得,我又捡起了荒废多年的大学专业——统计,疯狂地去做市场调研。

在tao哥的帮助下,我做了一份创业调研:

古琴虽说在传统文化中地位很高,琴棋书画它排行首位,但当下古琴其实是一个比较小众的乐器,学古琴的人远少于钢琴、古筝之类的。

目前来说,古琴线上教学处于起步阶段,大部分人还是通过线下学琴为主。

抖音、快手、视频号上也有一些零零散散的古琴教学,但不系统、不完善、不友好。

网上流传着一些大师早年用DVD拍摄的古琴教程,视频画质差,拍摄角度不友好,不容易跟着学习。

虽然目前学古琴的人还相对小众,但在各短视频平台上,古琴的内容是呈现上升趋势的,越来越多人对中国传统文化产生兴趣,其中不少人希望学习古琴,只是因为在线下找不到合适的古琴老师才耽搁下来。

这份调研给了我一个信心,虽然具体要怎么做,我还是有很多问题,但线上学古琴的需求确实存在,而且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满足。根据这份调研,我再次和tao哥一起做了个分析。

线上古琴教学需求存在,因为各大视频平台的出现,为线上教学提供了便利的条件。

线上教学可以突破地域限制,让很多身边找不到线下古琴老师的爱好者可以通过互联网学习古琴。

线上古琴课程还很不完善,有很大的优化空间。

古琴教学有门槛,至少需要学习四五年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古琴老师。

我有互联网自媒体运营经验,懂经营公众号,也擅长视频剪辑。

这一番调研分析,我和tao哥得出了一个结论,线上古琴教学作为一个创业项目存在可行性,接下来就是如何制定计划和课程定位了。

tao哥一直跟我强调,别小看入门课程,让一个不是小白的人来讲还能让小白听懂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爱因斯坦是大物理学家,但是爱因斯坦的课没几个人能够听懂,北大韦神是数学天才,但韦神在北大的数学课,很多北大学生都听不懂。

tao哥总说一句话:“乔布斯能用一分钟让自己变成小白,龙哥能用十分钟让自己变成小白,所以他们做出来的产品才得到了这么多人的喜欢。你试试你多长时间能让自己变成一个古琴小白,用小白都能听懂的话来教古琴。”

经过一番激烈的讨论,我们制定了线上古琴课程的定位:

课程必须简单易懂,对小白友好,零基础也能很轻松地入门。

视频必须拍摄清晰,多个角度把细节呈现出来。

要把线上课程做到比线下课程还好。

不讲玄学,不讲修身养性,回归古琴是一个乐器的本质,让学员真正感受到琴音之美。

第一年的收入要达到5万以上。

第三次创业,我的梦想能够实现吗?

从0到1,开头总是最难的。

我们不可能另租一间工作室,家就是工作室。我利用这些年旅行淘来的物品,简单布置了一个场景。

一张古琴矮桌,摆上姐们儿送的印有古琴减字的茶杯,颇有仪式感。屁股底下坐的是我从尼泊尔带回来的狂放风草席,一边摆着我在大理自己DIY的扎染抱枕和一盘绿植,另一边是从朋友那里淘来的一只清代罐子,插上两把扇子,一把是逛巍山古城时买的斧头扇,另一把是去缅甸拜访纹面女时在当地市集买的像桃心的扇子,还有一支从尼泊尔带回来的笛子和羌塘无人区捡到的一只藏羚羊角。

一切从简,撸起袖子就开干了。

就这样,我们开启了居家办公模式。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近乎闭关,生活和工作没有任何界限,一切都在一个八十平米的空间里交叉重叠,就连做梦,都在干活。

从旅行博主跨界到音乐博主,虽然都是通过互联网来进行创业,但依然会有很多挑战。

2022年2月13日,我们通过B站发布了第一支视频,那是一支十分钟讲解古琴天书减字谱的视频,想法是tao哥先提出的。

“我想跟着古琴谱去弹琴,但我在网上看了很多减字谱的视频,没有一个能看得懂。”

“确实不太好,我也看不下去。”

“那你能不能先做出一个我这样的小白都能看得动的,能看懂谱子,才能弹琴嘛。”

“我可以试一试。”

tao哥为了把课程剪好,疯狂地学习pr,四十好几的人了,又开始天天通宵,我经常说他,还以为自己二十岁呢。

tao哥的预判很准,这支视频发出后,很快点击破万,涨粉一千多。

我们收到很多留言,甚至还收到了星海音乐学院老师的点赞和评论:清晰易懂。

这支视频好像开门红,带给我们极大的动力,继续往下走。

我努力把自己想象成小白,一遍一遍地精修文案,拿着自己写的稿子,无数遍地讲给自己听。

跳出惯性,真的不容易。

tao哥更是神奇,我学古琴这么些年,一直想让他也学,结果他就是练他的吉他,死活不愿意学古琴。这次他边制作视频,边开始跟着课程练琴,而且一开始就是从《卧龙吟》这首对初学者相对较难的曲目入手,没想到他居然跟着视频课程,很快就上手了。

我问他:“怎么忽然间对古琴感兴趣了。”

“这是在微信工作养成的习惯,自己做的产品,一定要自己亲自去体验,自己用得爽,才值得推荐给用户使用。”

我的第一个学生是一名律师。

5月,母亲节那天晚上,正准备打电话回家的时候,一个女孩加了我的微信,她是成都的一名律师。她在B站上看到我的古琴课程,说她看来很多课程,只有我的她能听懂,她想跟我在线上学琴。

那时候我们的精力主要是花在课程制作和打磨上,连个像样的介绍都没有,视频做了没到一半,而且都还在电脑里不知道上传到哪个平台好呢。

我赶紧给我妈打电话,祝她节日快乐,跟她说我收了第一个学生,就这样吧,干活去了。

tao哥跟我握握手:“祝贺你。”

随即我就像是被加了鞭的马,得快点跑起来了。

8月,我收了十个学生,线上的社群也建立起来了。

那时候恰逢暑期,有一位从北京来的爸爸,带着他的女儿来云南旅游,经过大理。他说他也是一个性情中人,喜欢我们的生活方式,也很喜欢我讲的课,女儿很想学古琴,必须要支持。

那几天小姑娘白天在大理玩耍,晚上会特意换身旗袍到我家学上两小时古琴,三天学会了简单的《沧海一声笑》。看着她就像看到学生时代的我,只不过我那时候连古琴是什么还不知道。小姑娘送给我她在重庆买的一面小镜子作为礼物,我们相约明年暑假一起在大理弹琴。

8月,也是一年气温最高的时候,疫情有所放缓,我们去了四十度的扬州,学生在群里说,人家都是来大理避暑,你倒好,跑去体验中暑。有一位上海的妈妈说她刚退休,想开始学古琴,家人帮她选了琴,但她还是想让我帮她挑选一张好点的琴。我们素未谋面,有时候这样的信任我都不知道如何回报,只能记在心里。

因为高温,琴都无法做了,我们跟着一位朋友,把好的斫琴师都拜访了一圈,了解了古琴的制作现状,也把赚来的一点钱又投了下去,挑了一批琴回到大理,又回到了生存线上。

10月,我们开发了一款有趣的古琴周边产品——护甲膏。

弹古琴需要蓄一点指甲,弹琴的人都知道,如果指甲容易劈断,是非常恼人的事情,我自己就被恼了两年。后来找到了护甲产品,虽然实用,但缺少美感和趣味。我们发布了一支关于弹琴如何留指甲的视频后,也意外引来一大波琴友吐槽各自不如人意的指甲。

有另一位来自上海的妈妈从七月开始跟我学琴,她一直特别支持我,当她说找不到好用的护甲膏时,我知道她在经历同样的烦恼。

因为古琴,我在大理结识了一位芳疗师,我们一起做出了这款纯天然有机的护甲膏,几个月下来,帮助一大波琴友扫除了一个小障碍,也因为它迷人的香气,现在护甲成了一件有趣的事。

2022年,总结这一年的成绩,可谓危中寻机。

这一年,制作了超过500个古琴入门教学视频,有42人订阅了我们的线上古琴课程,收入6W+,虽然不算多,但已经超出了tao哥给我定的目标,tao哥说,创业第一年能够有正向的现金流,已经是良好的开端了,它证明了这个商业模式是可行的,今年6W+,明年就可以制定15~20W的目标了,脚踏实地,能让人走得更稳,更安心。

回想一年以前,我们在一次古琴雅集上认识了一位从业十年的斫琴师,他劝告我,古琴不容易赚钱,也很难赚大钱,他说他见多了钱没少赔兴趣也毁了的人,如果要选这条路,一定要慎重。

他说出了我内心最深的恐惧。

所以,我发自内心地感谢,这一路走来,每一位支持我们的人,还有很多还没有加入我们但给到我们很多肯定和鼓励的人,还有每一位给我们提出意见促进我们成长的人。

我们前行的动力,全部来自你们。

有一次走在路上,我问tao哥:“你对工作的态度是什么。”

他说:“不断成长。”

这一年,我庆幸重新找回了自己,少了一些焦虑,多了一些踏实,未来依然充满未知,需要不断成长。

大理对我来说绝不是躺平的代名词,正是大理这个地方,在十年前第一次让我看到多元的价值观,看到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大理在我眼里,是一片理想的逃离内卷的试验田

每一种美好的生活,都值得我们去期待,每一个梦想,都值得我们去追求,世事无绝对,随心而行,努力地去生活,努力地去追求梦想,时间不会辜负真正努力过的人。

2023年,闻着春天的气息,我们一起在这这条路上前进。

标签: 对我来说 我在大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