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 > 正文

焦点日报:新烟花、特别红:厂家感叹“仓库被搬空”

2023-01-23 16:31:26 来源:财联社©

2023年1月21日上午10点,壬寅年腊月三十,梁丹终于有时间走进长沙市中心的一家大商场来采购年货,并发了一个朋友圈:“今年过年忙的啥都没置办,大年三十来商场”,还配上了两个“捂脸”的表情。

梁丹从元旦到除夕前夜一直都在长沙一家“烟花猫体验馆”帮忙理货调货销货,觉得自己应该是全长沙年前最忙的一批人之一,以至于在除夕当天才有空去办年货。

事实上,她销出去的那些烟花,也是不少人今年年货清单中的紧缺物资。在烟花鞭炮主产区浏阳,外地经销商带车排队等货,不少生产厂家都在感叹“仓库被搬空”。


(资料图片仅供参考)

在城市小区,在乡镇农村,在抖音、小红书和朋友圈视频号里,“仙女棒”映照着玩烟花女孩的“仙味”,“加特林”的齐射则总伴随一群男生的呐喊与欢呼,这也让烟花成为兔年春节年味感受的一个特别存在。

今年烟花为何特别红?全国烟花爆竹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委员、中国烟花爆竹协会会长钟自奇21日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说,疫情三年了,今年是防控政策优化以后的首个春节,人民群众渴望回归“爆竹声中一岁除”的年味,不少地方政府顺应民意,在花炮“禁放”政策上作出调整。

全国烟花爆竹临近春节时需求激增,但工厂产能和出货量苦于前几年库存积压,今年也不敢过多备货,造成供应不足。他了解的情况,浏阳等主产区的仓库基本都已卖空,“2021年浏阳销售了240多个亿,今年应该超过了300个亿。”

一、烟花店销售:打仗一样的日子

梁丹在大年二十九上午发了一条朋友圈,提醒顾客不要再给她付现金,说“每天消毒不赢”。这条“有点数钱数到手抽筋”意思的朋友圈,也是她元旦到农历年前这二十来天里,所发的近50条朋友圈和烟花销售工作有关的最后一条。

元旦过后,梁丹放下手头工作,赶到长沙市西边的“梅溪湖烟花猫体验馆”帮忙,每天理货调货销货,应付一波又一波的烟花需求。

图源:受访者供图

她跟财联社记者感叹,这里忙的像“过着打仗一样的生活。”

“抢到就是运气,喝水的时间都没有”、“饭都没吃完就来单了,等把单处理完饭已经被风吹得冰冷了”,“忙”是她近一个月来朋友圈最明显的印记。

图源:受访者供图

烟花猫体验馆是有资质的烟花零售商家,在长沙有两家门店,都在城郊,除了河西梅溪湖梁丹所在的这家店,另一家开在相距约50公里外的星沙。

1月17日下午,财联社记者在烟花猫星沙店外看到停了9辆私家车,店面不大,前来选购的顾客已经挤到了门口。店员说,今年生意比去年要好,网红产品“孔雀开屏”、单只燃放的“钛空水母”均已售罄。“加特林”则已补货多次,“1月16号又去补了2000只加特林,分别在两个门店销售,星沙店的已经卖完,有时候抢的人多。”他说今天加特林因为搞活动,价格相对优惠,“有的顾客知道到货后昨天晚上就给我下定金,我今天一来我就把货直接放车上,不然的话是真的留不住。”

梁丹21日对财联社记者说,烟花是今年的网红年货,抖音引流对他们销量提升帮助不小。他们今年春节档的销售,初步预计是去年同期的3倍,随着政策趋好,股东们已经开会商量,计划明年多开3-5家烟花体验馆。

二、烟花生产者:出厂价没怎么涨,零售涨三成

不同于梁丹大年三十才有空采购年货,浏阳陈氏烟花的陈仪在过小年时便已飞往海南享受假期。

浏阳市安全生产办公室要求该市烟花爆竹生产企业在1月14日停止黑火药、引火线所有工序作业,17日18时停止所有生产。陈仪所在的陈氏烟花在1月14日不再生产,她也终于在1月15日小年当天结束了一个月来忙到飞起的日子。

在休假之前,陈仪的朋友圈记录最多的是感叹,“每天吃饭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半夜起床都能接个单”。前一条还在说“搬砖到了凌晨3点才回家“,后一条已在说“6点起床就马不停蹄,为不辜负客户的信任,使出洪荒之力找加特林”,感叹烟花老板“赚的都是辛苦钱”。

陈仪帮着打理的文化烟花视频号,2023年1月5日上午发了第一条视频,这条展示加特林炫射的视频被腾讯视频号主动推荐,三、四个小时就阅读量破千。

这让陈仪都感到讶异。她说今年烟花这么火,让业内都预期不足。“山东、内蒙、陕西好多地方率先放开,很多外省的人到浏阳来,一车一车的拖货走,所以整个市场的需求,它其实是扩大了三到四倍的。但是之前的话,我们自己对这个事情预计不足,还是按照去年的那个量做计划的,加上12月上中旬,浏阳这边疫情阳的人比较多,产能也造成影响。”

她说需求的急剧放大,也影响到了价格。“整个市场没有货了,出厂价其实没有加多少,但是市场价的话,肯定是涨了30%的。”

三、烟花会长:产区管得严,建议销区像民爆和烟草那样管好批零环节

今年烟花供不应求的背后,除了疫情三年因素外,2016年以来多地加剧的“禁放”政策对烟花生产和销售的影响同样不小。

今年禁放政策有所松动后,如何避免“一放就乱”,减少和避免给环保和安全带来的“负效应”?

钟自奇说,产区已经管得很严,关键是要管好销区。

作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1956年出生的钟自奇已经在鞭炮烟花行业耕耘数十年,他带领所在东信烟花团队执行过北京冬奥会开幕式焰火燃放等多项重大任务。

钟自奇认为,围绕烟花爆竹的禁放与松绑的争议,问题根子还得在管理上做文章。“产区管得严,管得已经比较到位了,重要的是管好销区。”

钟自奇说,现在是“省级管生产,市级管批发,县级管零售”。全国目前有10个省份还有生产厂家,全国总数不到2000家,但绝大多数厂家集中在湖南的浏阳、醴陵和江西的上栗、万载四个县。4县生产企业数量、产值以及出口分别占全国的70%、80%、90%以上。

作为全国烟花爆竹转型升级集中区,4县作为主产区管理很严格。钟自奇说,行业安全发展,关键是销区管理要严格。“现在零售监管在县级,监管根本管不过来”,钟自奇建议借鉴民爆、烟草行业模式,对烟花爆竹行业实行集团化管理、专业化生产、集约化经营。

“政府部门对安全生产负有监管责任,但安全主体责任必须要落实到企业身上。”他建议销区由批发端对零售承担主体责任,覆盖到产业链的末端,实施连锁经营模式。

他介绍说,东信烟花在黑龙江哈尔滨市双城区进行了试点,“当地给我们批了两个批发公司,一个批发公司下面管多少个零售点,由批发公司承担主体责任,来管理零售商,效果非常好。”批零一体化后,规范经营,监管安全,明码标价,童叟无欺,依法纳税。

钟自奇说规范管理有利于花炮行业发展,也能减轻监管压力,满足民众需求,造福社会。“浏阳花炮作为上市公司卖给赵伟平后,他没有用心发展花炮主业,去搞P2P。花炮行业现在没有一家真正意义的上市公司,现在这种现金交易的销售模式,也不符合上市要求。今后只有规范了,不只是生产厂家照章纳税,销售环节也规范经营照章纳税,才有机会走上市。”他举例说,民爆行业就有多家上市公司。

标签: 上市公司 大年三十 整个市场

上一篇:
下一篇: